一位台東的探險家與實踐家-我的阿公

賽嘉田居,2014正月

年節剛過,台東鹿野街市漸漸回復平靜,不似假期間人潮的洶湧。這時的恬淡,憶起童年時的點滴一二,悄悄地想要留下些什麼。 

台東,除了原住民外,是一個極其簡單的移民社群。百年前會到這的人多屬浪蕩成性的西部人;要不然,就是亡命之徒;若都不是這麼樣,那就是殖民意志的傳達者,又或許再加上一小群極其稀有的「探險家」,至少,我是這麼樣地相信著。

 李聯,我的阿公,他是我們家落脚台東的「開基祖」。我的兒時若沒有阿公,如今的過年就會少掉這一絲緬懷的心情。不確定我該將阿公置於哪一種移民分類,不過,我認定他是個不折不扣的「探險家」與「拓荒者」,雖不似日本博物學家鹿野忠雄那般深入高山蠻荒,卻也像是蘭陽人吳沙拓荒墾殖縱橫山林之中那般。 

童年時,庄子裡的人戲稱阿公為「員外」,此一封號並不是因他的生活有著「錦衣玉食」,而是他努力開墾得有數十甲田地,然而,依當時的認知,土地是没有什麼價值的,那僅是一個勞動的代名詞罷了。沒錯,他為了不讓這一大遍的田荒掉,於是養了「一群牛」幫忙耕地,因為深怕若只有一、二頭牛,則有「超時工作,虐待動物」之嫌。有趣地,他本身不也是一頭牛嘛?且是一頭如假包換的「鐵牛」,因為人與牛同時的勞累,卻只見「換牛不換人」,當一頭牛累了,那就駛出另一頭牛頂替繼續幹活,但見能行「光合作用」的阿公,依然在大太陽下勁力耕耘。 

牛,是阿公忠實的工作伙伴,下工前,我經常在三合院家的一角,聽見阿公傳來的腰喝聲-「○○○」,這是他的口頭禪,就像是古文中的「發語詞」一樣,沒有任何罵人的惡意,但卻又像吶喊著內心的情緒一樣,好似向著老天爺「掙」著什麼的,讓我們一家得有著溫飽的三餐。 

過年期間,很多友人到廟裡拜拜祈福。我則憶起,阿公口中這個粗曠的口頭禪,「○○○」聲音就回繞在村庄的山谷中,提醒:凡事想收穫,就是要努力「掙」來!阿公真是一位知天命的探險家,在百年前就執迷流連於台東的大山大水間;阿公也真是一位生活的實踐家,深知「要怎麼收穫,先那麼栽」。 

過去的一年我拋棄了穩定的工作,我的勇敢可能來自阿公所傳下來喜好探險的基因;決意分享口口芬芳好茶給朋友們,則是承裝了阿公生活實踐的精神“As you sow, so you reap”。新的一年裡,希望大家喝著賽嘉好茶時,心中總是充滿著無比的快活! 

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            寫於2014年正月

, , , , , , , ,

賽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